• 當前位置:首頁 > 警營文化 > 警察文化

    【隨筆】“喪偶式帶娃”——謹此獻給公安戰線負重前行的兄弟們

    從警9年,對于各種悲歡離合,早已是慣看秋月春風,以至于老婆看完《我不是藥神》,落下眼淚,我調侃她,“哭過了,也就說明看過了”,老婆大罵我冷血。只是晚上下班前照例給老婆打電話,只聽電話里的兒子忙不迭的開門聲,老婆說“爸爸還沒到爸爸還在電話里呢”。一陣心酸,看下手表,又是11點半,我在“喪偶式帶娃”記錄上又多了一次。

    臺州公安推送了標題為《強勢治安、精細作業,臺州七XX“安全數據”及年中高居全省第一》轉發的同時,頗有感觸,遂發下評論:歲月靜好,是多少公安干警負重前行,也是多少警嫂的“喪偶式帶娃”。為臺州公安點贊,未了在22點27時,微信公眾平臺發了一個留言錄取通知,我想說我真不是五毛,只是真的感性了。

    “喪偶式帶娃”這詞不是我的專利,第一次接觸這詞時還差點和老婆干架。那是一次24小時接處警,正和一個所謂“喝酒前我是杜橋的,喝酒后杜橋是我的”的教科書式的老酒鬼斗智斗勇。回到值班室血壓依然未降,老婆在曬微信朋友圈,說自己是“喪偶式帶娃”,文盲的我立即血脈噴張,“這是咒我嗎?”正想打電話痛罵一頓。無奈又一個警來了,只能按下心中的怒火,改和顏悅色地做群眾工作了。

    科普了一下,“喪偶式帶娃”,違反家庭教育中一方的顯著缺失。比如,父母中的一方長期外出,或者父母均在子女身邊,但是缺少其中一方的情感支持(如早出晚歸,子女很難見到,無語言交流)被稱為當今中國女人的四大“不幸”。其他三大不幸是當媽式擇偶,保姆式妻子,守寡式婚姻。hi!哥們,對號入座了吧!

    也是一次24小時接處警值班,忙到很晚了正準備小憩一下,打算在網上找點肉麻的信息來安慰正“喪偶式帶娃” 的老婆。朋友一個電話打來,我正準備大罵他這么晚還不休息,還打擾別人,不知道接處警的男人對當天的電話都很敏感嗎?(后來我接警時就和所里接警中心溝通,不要用電話聯系我了,直接對講機呼我。哎!當年科技興警一大筆砸下去的對講機也算是另一種情理治警吧!)誰知他反客為主了,說“知道你干公安辛苦給你安慰一下”,我回答:“這個點了除了龍蝦,其他的都已無法安慰我那顆受傷的心了”。他說“已在你們所里了”。我和接處警的兄弟們那個狼吞虎咽,自然是后話了。

    后來才知道,原來是我當天上午在微信朋友圈發了,杜橋太平無事保平安!他知道我又是24小時值班接處警了。這里還得說一件事,有一次接處警我發了這個狀態,我朋友評論“你小子不是警察,搞得和神棍一樣”。我說,這是祖上傳下來的,這個優良傳統是當年進所時老年伯爺(所里退休民警)手把手傳給我的,我可不管這么多。誰叫我是出了名的“周黑頭”呢?尼瑪!

    現在主班的時候,還是睡不著,不時的起來看看,怎么手機一直沒響,是不是靜音了。一個晚上總要醒好幾次,導致第二天起來時又是一個熊貓眼。我老婆說我是強迫癥,我說這是“周氏接處警后遺癥”。hi!誰管呢?

    小民警有大能量的通訊報道中,引用了老婆朋友圈的一個狀態:晚上快11點了,孩子迷迷糊糊已經睡了,正好周sir難得一次早歸,孩子隱約聽到爸爸回來的聲音,居然爬起來,撲在爸爸的懷里,“爸爸,我好久,從來沒有在睡覺之前看到過爸爸了!”兩周半的小屁孩,第一次聽他說“從來”這個詞,很詫異,也許在他的世界里只有這個詞才能表達他小小內心對爸爸的期盼和想念!真人真事。可是去年整個十九大安保工作,以及前年的平安護航杭州G20峰會,又有多少警嫂是在這樣的喪偶式帶娃中度過的呢?

    公安機關是和平年代流血犧牲最多的隊伍。流血流汗,決不讓流淚,這或許是臺州公安情理治警的魅力所在吧!鋪天蓋地的宣傳,“和交通事故說,不”,我看得加上一句,“和‘喪偶式帶娃’說,不”!


    色哥哥网